是w呢_

2018年润月的第一天

爸爸刚才告诉我,coco这次撑不下去,这两天啥也不吃,连站也站不了,只喝水,带去看,医生说老了器官衰竭了。
爸爸说想放弃,但是不敢问医生安乐,因为co姐一直看着他。就带回来了,一直在喂葡萄糖。
这几年,爸爸主动找我说话无非三件事,外公或者外婆住院,我妈生日,还有就是co姐病了。
我也太了解我妈妈,爸爸过得也不舒心,幸好这几年也有co姐是他的寄托。算一算,co姐在我们家也有6年左右了吧。其实她很可怜,算是被抛弃的吧,爸爸真的很爱护co姐了。所以,她的狗年生活算是高兴的吗?最伤心的人就是爸爸了。
虽然一直有心里准备,还是忍不住哭了。
这段时间顶着工作压力,整晚失眠,忙到忽略了很多事,忘了在fc投票,明明很认真的听完60首歌,润月第一天崩溃得不行后,告诉我,我家co姐要死了,明明端午节的时候还好好的呀。
好后悔上次回家没好好摸摸她。

20180704 凌晨

秉承着尊敬的态度,跟妈妈说了想去日本看演唱会抽票的事,果然她不同意,不同意去日本。然后拿身体不适要挟我,又不肯去南宁检查,拿我单身的事要挟我,说我单身让她很痛苦。如果我去了日本,就是做她不高兴的事情,逼迫她更痛苦。
还说让我也考虑一下离过婚的人,我当时就炸了,不是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开心吗?他们觉得我开心吗?人家的父母,听到要介绍离过婚的人给自己女儿,就想把介绍人打一顿。我的妈妈怎么会这样?说出这种话。想到这个我就忍不住不哭,忍不住痛苦。
我真的很想说,这世上不是只有你在难受啊,我也一直生活在焦虑和痛苦之中,长年累月的失眠和压抑,我也想要自救的,我也想要自己活的轻松一点,我每天都想尽办法能开心一点,一点就好,活下去就好。
但是怎么能开口说这些,你毕竟是我妈。

20180625 凌晨

睡不着的周一凌晨,可想而知我是多排斥上班这件事。
可是下了班你就可以看到渡海先生了呀。我告诉自己。
渡海先生也要大结局了。
本以为我可以做到把工作当工作,但是依旧会失落和愤怒。

2018.06.07 台风天 暴雨 高考

想想也是糟糕,如果以后父母来到这个城市和我一起生活,我真的没有信心跟他们一起生活。独自生活这么多年,而且我妈妈的强迫症和心理病,我永远没法跟她达成一致,连买个牙膏都能争吵……前17年我都是在压抑中长大,好不容易考大学,毕业出去工作,虽然这几年很孤独无助,但也轻松。
加班到很晚才回家,花钱没有节制,喜欢在外面吃东西,还在墙上贴满了爱豆的照片等等,这些都是妈妈不能忍受,这些也是我的生活。
想到过两年一起生活,其实我没有信心,但和父母生活在一起,又是理所当然的。

兵荒马乱的周一。

可能只是太累啊,压力负荷大,熬过去就好啦,没什么的啦。
虽然现在的生活的确是紧张了一些,但至少没有到了为油盐酱醋头痛的那个地步呢。

lft的tag就是我的命啊…每天都会刷一下,那种幸福感,gn们的文笔真的是很细腻了。那些网络小警卫是什么情况🌚

2018年4月23日 夜晚 突如其来的大雨 🌧

不否认我是阴郁的人,底子里还很软弱,虽然一人生活多年,但是在做一些比较重要的决定的时候,还是希望得到家人的建议,或者是可以推我一把。可是呢,得到一次又一次的回答:你自己做决定吧。
习惯之后,从失望到失落而已,失落也不可怕,睡一觉就好了,家人带来的失落,甚至比不上eghy和ytlz的同框,能让我魂不守舍了好几天。
只是,不喜欢亲戚用太高的眼光来衡量我,我17岁外出读书,21岁背井离乡,独自工作和生活,今年我已经27岁了,没有他们想象的过得那么好,但是我现阶段的生活也不穷苦啊。今天也很妈妈说的很长一段自己的想法,不知道她是否懂我,或者会怎么看待我。我对亲戚不吝啬,个性也不利己,我也明白,一年回家乡没几次,亲情在逐渐的淡薄,做决定的时候希望得到意见得到帮助,真的是奢望,谁踏马会管你啊。
以后的路,还是靠自己,靠别人渡,不如自救。记得前两年我的愿望是可以做一个坚强勇敢的人,还没做到,但是已经在勇往直前的路上了。
幸好,我还有健康,有工作,虽然很辛苦,但是找了很多兴趣,让自己高兴起来。

2018年4月15日,普通的日子,糟糕的周末。

今天真是个不愉快的周末,做了噩梦,哭着醒的,本来想一早去看看卫浴的,结果大风大雨。
10点多,得知subaru退团退社,蜜汁很难过,倒是我无法安慰些什么,我真的不是很擅长安慰……看了8团其他门把的留言,和他们的记者见面会,路人的我也忍不住流了眼泪,苏老师的歌声非常的好听了,kanjam 如果有他唱,我还会去听,记得之前星象仪没有他唱,我还挺失望的,而且综艺节目也非常有趣。如果当时我入了8团的坑,一定是喜欢hina 和苏老师的,无法抗拒有趣的人呢。
一个人到了36岁,在事业上升期要舍弃一切去追逐梦想,去音乐学院学习音乐,是多艰难决定啊,虽然不解的问题还很多,这么决绝的苏老师却让我觉得钦佩。
不了解当年8人的组合,但是作为路人,7人的8团是非常完美的,可惜了。只是主唱走了,门把改怎么办呢,毕竟很多歌要去调整,也是特别麻烦了,夏控也快开始了,心疼门把。
其实,在我内心中,也很害怕这种事情的,我团的…就像一颗炸弹,我连ytlz都受不了,怎么能受得了退团这种事的发生呢。我真是不豁达的人啊。但…如果假以时日,真的会有这种事发生,希望能是一个普通的日子,那天的天气风和日丽也很,大风大雨也好,或者艳阳高照,只希望是普通的某天。
所以,我要努力,去见你们了!!!不要遗憾!

新年礼物到啦。
每天闻到这个味道,都可以很元气,不知道可以用到猴年马月呢。
或许可以像我追寻岚朋友的时间一样的长久。

跟中学时候的好朋友分享了18岁时候的照片。
她说:现在和别人成立了工作室,就是阿梗,你还记得吗?当年在古城路,你跟我说有一个画家叫做阿梗,说广西没有什么出名的画家,出了阿梗。
中学的时候,很喜欢小说和插画,有几类杂志,里面都是连载小说和插画的,是从那个时候知道阿梗的。
但是我也已经忘了跟她说过这些了,但是记得,某一年阿梗在南宁有签售,我是在上课还是回了贵港,没能去还挺失落的。
不过我真心的替朋友高兴,她超级厉害的,一直做着自己热爱的工作,做自己。
她甚至觉得,我还是当时的那样子,这么多年来,有在热爱生活。我忍不住掉眼泪了,我只是想让人生不会这么痛苦,仅此而已。
时间过去太久了,我已经遗忘了很多以前自己喜欢过的东西。现在的生活跟过去的想法背道而驰,不过,大家都健康的活着,不会为了油盐酱醋去烦恼,没有比这更让我值得流泪的了。